Magnus/Kanto

发表于 2019年6月27日

亚洲市场:挑战与机遇的激烈碰撞

没有人比猪肉生产商更清楚挑战是什么,但是不同市场的挑战难度却各有千秋。幸运的是,困难总与机遇并存。东亚和东南亚包揽了世界 25% 的猪肉需求,这里的市场对猪肉生产商来说蕴藏着无限潜力。

“这些市场中有很多猪肉生产商是独立的、不成型的后院或小型农场,”汉德克斯东亚和东南亚养猪业总经理 Hugo Six 说,“另外大约 50% 的猪肉生产活动则是有组织的,而且往往呈垂直整合态势,这是一种快速增长模式。”

因为该地区猪群分布密集,而且许多区域缺乏结构,猪群健康一直很成问题。尽管最近一次给该地区猪肉生产业造成严重破坏的疾病是非洲猪瘟,但是非洲猪瘟绝不是困扰该地区猪群的唯一疾病,传统猪瘟、猪繁殖与呼吸障碍综合症 (PRRS)、猪流行性腹泻 (PED) 和猪口蹄疫 (FMD) 同样在这个地区存在,持续不断的健康压力限制了猪肉生产业的发展。在应对猪群疾病方面,生物安全水平达到世界级水准的公司拥有可避免这些病毒污染的得天独厚的优势。

Hugo Six 认为:“过去的经历证明,大规模疾病爆发其实对有组织的猪肉生产商有利,可促进这些生产商更快增长且在其后抢占后院养猪农场的市场份额。”中国宰杀了 30% 至 50% 的母猪,这意味着全球 20% 的母猪已消失。未来几年,供应不足将导致猪肉价格飙升,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高度协调的、拥有强大生物安全能力的客户必能一战功成。”

说到成功,海波尔现已具备在东亚和东南亚市场获得成功的先决条件。

“我们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满足垂直整合生产商的需求,通过遗传育种进步实现价值,为价值链中的每一个环节提供解决方案。这一理念与我们目前在亚洲观察到的加速集中趋势极为契合。”

母系猪掌握致胜密码

对于在东亚和东南亚市场活跃 15 年之久的海波尔而言,成功源于海波尔母系猪和父系猪的强强联合。两者配合,通过遗传育种进步产生巨大的影响力,令亚洲地区的生产者和消费者都受益。

在日本和韩国,海波尔是市场领导者,占据母系和父系种猪市场份额的 11%。举个例子,去年有超过 3 万头丽波*母猪被配送到韩国,大型整合猪肉生产商已经完成丽波*母猪在东南亚市场的测验,现在正在对这种母猪敞开怀抱。

“丽波*是纯种海波尔大白和纯种海波尔长白的杂交一代 (F1 Cross)。由于哺育性状(例如乳汁和初乳质量)、可靠的疾病抵抗力和易管理性,丽波堪称绝佳之选,其易管理的作用在于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人工干预)。我们给客户的预期承诺是,平均每窝断奶 14 头性状非常均匀的仔猪。由于“海波尔”后代的生命力非常强,所以这些仔猪可长成对抗生素的需求量更低的完全市值肉猪。即使在非常有挑战性的环境中,目前在东南亚的一些规模化养猪场养殖的丽波*每年仍可断奶近 30 头仔猪。”

杜洛克猪供不应求

鉴于亚洲市场普遍青睐杜洛克公猪品系 (Duroc Male line),海波尔推出由海波尔麦氏和海波尔肯氏这两种纯杜洛克系公猪构成的独特细分产品。

海波尔麦氏的优势在于能够以最经济的方式生产出肌肉比例高的、体型强壮的最终产品。海波尔麦氏的饲料效率非常高,非常适合越南和菲律宾等东南亚市场的需求。

Hugues Six

我们培育海波尔肯氏,旨在让它成为世界上生长最快的杜洛克猪。海波尔肯氏的后代生成大理石花纹猪肉的比例高,肉质上乘,供应日本、韩国和台湾高端餐桌肉类市场,现在,海波尔肯氏也输出到了菲律宾。

Hugues Six
Hugues Six
General Manager Swine - East & Southeast Asia for Hendrix Genetics

“像我们这样的育种公司,能够提供如海波尔肯氏般兼具无可比拟的最高平均日采食量 (ADG),以及无论以大理石花纹、颜色、纹理和味道论,肉质都明显优于同类猪肉的产品,全地球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用“快速增长”来形容海波尔肯氏的表现固然名副其实,但这何尝又不是海波尔及其客户以及海波尔业务在东亚和东南亚市场如火如荼发展的真实描述呢?